有26人被问责,至少包括12名厅官,关键人物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事情还要从一年前,中央第七环保督查组入驻云南时说起。当时环保督查组经过一个月调查,发现了12个生态环境损害责任追究问题,移交云南政府。


▲  2016年第一批中央环境保护督察进驻一览表


其中,一家叫做云南先锋化工(后简称“先锋化工”)的企业实在绕不开,中央环保督察组来到云南后,仅仅半个月时间,他们接到人们对先锋化工高达46次的投诉和举报,民怨叹为观止!


去年11月23日,中央环境保护督察组向云南省委、省政府反馈督察情况。又一次点了这家企业的大名,督查组指出:“个别企业环境问题群众反映强烈,先锋化工生产过程中的恶臭污染问题长期得不到有效解决。”


最近,云南通报了7起典型的环保追责案例。对33个责任单位、110名责任人进行问责,25个厅官被处罚。



云南先锋化工:我家企业很特殊 污染也不能停工


赫赫有名的先锋化工,这一轮追责里,被选作典型案例通报。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栏目曾对这个“很牛”的企业重磅曝光——《污染“先锋”毒害彩云之南》,看得人胆战心惊!


记者对先锋化工的第一观感就是——烟囱和浓烟。



在距离厂区50米远的地方记者看到,先锋化工滚滚浓烟不断从烟囱冒出,在空中飘出数十米远,整个天空被染成了一片灰色。记者在街道旁边停留了一个小时,先锋化工烟囱里冒出的烟始终没有停止过。源源不断,此起彼伏。


最惨的是附近村民。渭所村,与先锋化工只有一街之隔。滚滚浓烟,让村民饱受其害,不光味道刺鼻,而且有大量的黑色粉尘。


村民告诉记者,黑色粉尘从天空中落下来,落在农作物上,地里的麦子都死光了,绿油油的蔬菜上长满了黑斑,既不敢卖,也不敢吃。即使在距离先锋化工足足10公里远的县城,居民也时常遭受呛鼻化工气体的困扰,甚至连窗户都不敢开。



先锋化工成立于2009年9月24日,注册资金12.5亿人民币,两大股东分别是云南解化清洁能源开发有限公司和云南省工业投资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先锋化工以褐煤为原料,生产甲醇、汽油、液化天然气等产品,是寻甸县最大的招商引资项目。


这个以节能、环保、生产洁净化项目著称的企业,从试生产以来就背上了各种环境违法的坏名声,成了环保部门黑名单上的常客。


2014年5月,2015年6月,2016年4月20日.....云南省环保厅分别多次向先锋化工下达限期整改的通知,责令其停止违法行为,开出过25万至10万的罚单。


除了行政处罚,当地百姓对先锋化工肆无忌惮的污染行为怨声载道。当地环保部门曾经一年接到关于先锋化工的投诉高达177次;2016年3月16日仅一天,环保部门就受理投诉107件。


然而,记者了解到,和环保部门一而再再而三的处罚不一致的是,先锋化工从2009年开工到2015年底仅有四次短暂停工记录!



先锋化工却表示,即便不符合国家相关规定,也无所谓,因为他们的企业很特殊。


先锋化工环保部副经理赵勇说,“我们煤化工项目比较特殊,装置也比较庞大。在试运行过程当中有一些小的问题,比如说工艺、设备、人机磨合,这个时间要求得比较长一些。”


先锋化工的特殊,还不止这一项。事实上,这个企业成立之初选址的时候,就已经展示出它们的特殊行为。


先锋化工是煤化工项目,2008年被引进昆明市寻甸县金所工业园。奇怪的是,先锋化工五公里范围内有大量的村落和居住区。这样一来,无论吹什么风向的风,四面八方的村落都会受工厂排出的废气影响。新发大村位于先锋化工北向两公里处,每每吹起南风,空气中刺鼻的味道就让村民苦不堪言。



新发大村村民感慨,如果你到田里干活,呼吸都难呼吸。如果过去干活的话,脑壳都疼。


污染不断、举报不断,面对这样的局面,省环保厅再一次下达了决定,先锋化工必须立即停产整顿。


但是这个公司依旧表现出它的特殊,先是停产时间推迟一个月,其次,2016年11月1日在没有经过任何验收、开工许可的情况下,先锋化工又擅自开工了。11月18日寻甸县环保局责令其立即停止超限期试生产和无证排污的违法行为。



但是,遗憾的是,这些禁令始终没有阻挡住先锋化工的生产。2016年11月21日记者拍摄到先锋化工浓烟滚滚,夜间依旧灯火通明,火炬中一股蓝色火苗喷薄而出。


工厂内警示“当心中毒” 工厂外宣称“多吸吸对身体有好处” 荒唐辩解为哪般?


除了呛人的空气,企业工业废水排污口也很惊人。在先锋化工厂区外,一个孩子把记者带到了隐蔽的地方,指着这片杂草丛生的地方告诉记者,这里藏着先锋化工的排污口。



记者一路寻找,在茂密的杂草中,找到了从先锋化工延伸出来直通草场上的三个排污口。其中两个小管道已经被堵得严严实实,还有一个大管道,下面积了一滩污水,水质浑浊,水面还漂着泡沫。刚一凑近,就被一股异常刺鼻的气味熏了回来。


这个排污口是被精心设计过的,为了遮人耳目,从外面看,大管道被封上了。但是透过管道,记者看到了一个隐藏在里面的一道暗管,暗管下方积攒着刺鼻的污水。



随即,记者将这一信息通知到寻甸县环保局监察大队,他们立即在现场采集水样,进行分析。得出的结论是,管道外漂浮着泡沫的池塘水中,化学需氧量少量超标,氨氮含量则比正常值高出了14倍。


恶臭的污水、刺鼻的空气对周边百姓的生存环境造成影响,先锋化工厂区内的情况也不乐观。


记者走进这家工厂,一进门,令人作呕的一股恶臭扑面而来,闯入我们视线的是这样四个大字“当心中毒”。


恶臭熏得这家企业的员工也不断地遮住鼻子。村民们告诉记者,整个县城的恶臭就是来自这个地方,村民们找到先锋化工反映情况的时候,企业负责人告诉他们,这股恶臭无毒无害,人呼吸多了还会对身体有好处。


面对群众的反映、面对污染环境、违法违规的事实,先锋化工再次向我们展示了这个企业的特殊。



先锋化工环保部副经理赵勇说,这个厂是化工企业,都有一些比如说跑冒滴漏这些情况,一点味道都没有,这个不可能。我们跟周边村民交流的话看来,通过这次整改,大家的认识总体来说还是效果比较好。


那么,实际的情况又是怎样呢?寻甸县民族中学,距离先锋化工10公里远,如此遥远的距离,恶臭还是不断飘过来。校医室的老师告诉记者,闻到恶臭就会头晕、恶心,这两天连口罩都卖脱销了。


记者从寻甸县环保局了解到,针对先锋化工的投诉始终没有停止过,在不到一天的时间里,投诉电话几乎快被打爆,投诉的频次还在不断上升。


工作人员说,“昨天到现在48件。”



污染大户成安全生产先进典型  寻甸县千方百计保护违法企业


一个环保违法企业,为何如此霸道,为何可以对省内三级处罚置若罔闻呢?明明应该停产整顿、停止排污,为何置法律而不顾,依旧我行我素呢?这个注册资金高达12.5亿的企业为何如此特殊呢?



在寻甸县官方网站,先锋化工是云南省20个重点工业建设项目之一,是寻甸县重要的支柱产业。一方面是多次触碰环保法规红线的反面典型,而同时又是地方政府区域经济的台柱子、财政的钱袋子。


其实这才是先锋化工的特殊性根本所在!这种特殊可以从地方政府对它的态度上明显地感受到。


2015年6月,省环保厅再次对先锋化工各种违法行为作出处罚。但还不到一个月,2015年6月29号,这个违法、被责令停产的企业却成了寻甸县“安全生产月”宣传咨询日活动的座上宾,参加这次活动有寻甸县县政府领导、县环保、安监部门领导,以及规模以上企业900人,作为企业代表发言、进行安全生产交流的只有两家,先锋化工就是其中一家。


不知道按法规、这家本应已停产两个月、而实际上仍在违法生产的企业,它的代表在台上大谈安全生产时,台下的县政府领导、县环保、安监部门领导是何感受。



2015年8月12日,昆明市政府领导来寻甸县调研,特意参观了先锋化工,我们不知道这位领导是否知道,眼前的这家机器轰鸣、烟尘滚滚的企业已经违反环保法规,超期生产了四个月。


2016年4月,云南省环保厅又一次对先锋化工的违法行为做出处罚,两个月后,昆明市领导前往在参观了先锋化工等企业后指出,要“重点扶持一批财政绩效大的企业。”显然这家违反环保法规、已经连续生产一年零两个月的企业是政府眼中的“重点扶持”对象,我们不知道这样的污染企业又是如何“支持经济良性发展”的!


就这样,一次处罚,一次视察。又一次处罚,再来一次视察。这个违法生产的企业我行我素,污染依旧。


2016年6月22日,寻甸县官网又发出了这样的信息,同意推荐包括先锋化工在内的6家企业,向昆明市工业发展引导基金借款8050万元。也就是说这个违法生产企业,得到了政府的扶持。这一天,距离首批中央环保督察组抵达云南进行环保督察只剩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去年7月15日至8月15日,中央环保督察组进入云南。


去年11月1日,在没有得到任何明确开工批复的情况下,先锋化工再度开工.....



一年过去了,看看追责的情况,云南省政府这样通报:


云南先锋化工有限公司长期试生产造成环境污染问题


云南先锋化工有限公司是云南煤化工集团有限公司所属云南解化清洁能源开发有限公司的下属子公司,落户在昆明市寻甸县金所工业园区内,自2014年4月投入试生产以来,一直存在环境污染问题,恶臭、异味长期扰民,当地群众反映强烈。


因有关责任单位和责任人对云南先锋化工有限公司造成的环境污染重视不够、整改不到位问题被问责。责令省环境保护厅、省国资委向省政府作出书面检查,云南煤化工集团有限公司向省政府和省国资委作出书面检查,云南解化清洁能源开发有限公司党委、云南先锋化工有限公司党委向云南煤化工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作出书面检查,并在全省通报。


给予云南煤化工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副董事长李文斌,党委副书记、董事长宁德刚,党委副书记、总经理、副董事长耿克明,分管安全环保工作的副总经理张镭等4名厅级干部诫勉问责。


给予省环境保护厅、省国资委、昆明市政府8名厅级干部批评教育。


给予寻甸县委书记何健升,县委副书记、县长马郡,昆明市环境保护局局长刘跃进,寻甸县委常委、副县长成志东,寻甸县环境保护局局长马希贤等5人诫勉问责。


给予云南解化清洁能源开发有限公司党委书记黄云生,党委副书记、董事长王磊党内警告处分,给予党委副书记、总经理周云行政记过处分。


给予云南先锋化工有限公司董事长吴飞云行政记过处分,给予云南先锋化工有限公司安全环保部部长许顺华行政记大过处分,将云南先锋化工有限公司总经理邓学良、副总经理彭辅元、副总经理石荣方、总工程师李云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云南通报7起环保典型案例

2016年7月15日至8月15日,中央第七环境保护督察组对该省开展了为期1个月的环境保护督察工作,同年11月23日将督察发现的12个生态环境损害责任追究问题移交云南省依法依规调查处理。


日前,云南省通报中央环境保护督察移交生态环境损害责任追究问题问责情况,同时通报7起典型案例。根据核查的事实,依据有关规定,经省委、省政府研究,决定对33个责任单位、110名责任人进行问责。


被问责33个单位中,厅级单位10个、县处级单位13个、乡科级单位10个。被问责的110名责任人中,厅级干部25人、县处级干部50人、乡科级干部31人、其他干部4人。其中,9人已被追究刑事责任、4人已移送司法机关处理,给予党纪政纪处分55人、免职2人、停职检查1人、诫勉问责25人、通报问责5人,批评教育9人。


其实,对于一些政府部门而言,在环境保护和经济发展之间确实有些“难言之隐”。中央督察组针对云南省环保存在的问题指出:督察组“在与干部谈话和走访问询中发现,云南省一些地方和部门不少领导同志认为云南省生态环境基础好,环境容量大,有点污染无所谓,环境保护工作主动性不够。”


政府懈怠抓环保,企业又怎会认真搞环保!搞好环保落实政府责任是关键,只有督察真正和领导官帽子直接挂钩,干部才会像爱护眼睛一样善待生态环境。提醒那些在“要温饱”还是“要环保”之间摇摆不定的人,生态环境的重要性只会增加不会减弱;环保问责的力度只会加大,嘴上说着“绿水青山”心里却只想着“金山银山”是过不了关的!


2017年11月24日

漫画 | 被玩坏的海绵城市,究竟是个啥?
石油炼制工业污染物排放标准GB31570-2015

上一篇

下一篇

中国最牛污染企业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